就算遇到了神仙,我依旧是个倒霉蛋

就算遇到了神仙,我依旧是个倒霉蛋

时间:2020-03-23 11:49 作者:admin 点击:
阅读模式

“明天的合同就看你了。”老板拍拍我肩膀,我谦虚的点点头。

他前脚刚走,同事小杨就凑了过来:“你运气真好,这么大的客户居然主动找你。”

我摆了摆手,让他靠近一点,压低声音说道:“因为”我故意停顿了几秒“有神仙助我。”他朝我翻了个白眼。

听起来很扯是吗?但这就是事实。

几个月前我被上家公司辞退,原因是我得替经理背锅。这对于一个刚毕业两年,在外打拼,没有积蓄的上班族简直是灾难。但我并没有悲伤很久,我习惯了,因为我是一个自小被霉运缠身的人

七岁时,风筝缠电线我被电击,人送霹雳焦娃。上树偷果子掉下来摔断了腿,还是园子主人发现送到医院,场面极度尴尬。

初中随机排座位,跟最烦的人同桌两年。大学时女朋友劈腿室友,我两个月后才察觉,贴吧榜上有名绿帽瞎。

毕业考公务员,面试官是曾经的大院邻居,小时候我在他茶壶撒了泡尿,那天,他认出了我……像这种哭笑不得的倒霉事,我还以为会像尿床一样随着年龄增长消失。

蜷缩在三十平米的出租房里,空气中浓郁的泡面味让我有些反胃。整整半个月了,没有一家公司联系我。

“叮”是短信提示音,我快速拿起枕边的手机眼睛扫过屏幕,“小常啊,这月月底下半年房租可不能拖了啊。”

“真他妈的倒霉。”我愤愤的骂了一句,最多只能撑一个月了,现实的窘迫让我顿时慌乱。

有句话很对,成年人的崩溃是从借钱开始的。一个小时后,我果然崩溃了,眼泪逃命似的往出涌。

“咳咳”一阵充满磁性的男性声音以立体环绕式传入我耳中。

我抬眼一看,发现自己身处在一间宽敞明亮的房间里。正中央是张办公桌,我坐在桌子前的椅子上,正对面是面大镜子。这是什么情况?我左顾右盼。

“别看了,我在这儿。”又是一声:“小子,看镜子”

我下意识的看向对面,发现镜子里的“我”朝着自己邪魅的一笑。

“我靠,什么鬼!”我从椅子上弹了起来。

“什么什么鬼,我可是神仙。”镜子里的“我”一脸不满。

我为方才的失态有些脸红:“那,你变个苹果我看看。”

他摇头:“幼稚”,边说边将一个大红苹果举到胸前:“我可以帮你实现你想要的。”

我一定是压力太大了。

“呵,那行,我这人也不贪,先帮我搞定工作吧。”我语带嘲讽的说道。

突然,眼前一道刺眼的亮光闪过,电话响起,一家业内小有名气的公司说要录用我。

就这样,我搭上了一个神仙,按照人类道上的规矩,我叫他“仙哥”,虽然他长着跟我相同的外貌。

“仙哥,你能给我变堆钱吗?”

“办不到。”他语气果断。

我撇撇嘴:“神仙还有办不到的事吗?”

“神仙也得按规矩办事,我们不允许直接干预人间的秩序,只能给你们制造机会,至于是什么结果,还得看你自己怎么选。”

仙哥语气严肃,我立马摆正态度:“明白明白,我想升职加薪、出人头地,还请仙哥能助我实现。”

仙哥出现后,我在职场一路通关,再刁钻的客户,我都能搞定。

很快,我升职了,成了业内有头有脸的人,背地里还是会有人给我起外号,只是今时不同往日,我被称作——“战神”,只要小常总出马,无往不胜。

某个下午,我受邀参加行业交流会,主办方安排我做场演讲。我在后台准备时,听到麦克风里传出来的声音很熟悉。我眉头一紧,太阳穴感到针扎似的刺痛,真是冤家路窄。

掌声响起,我走上台看到了那人的脸,我挺直腰板向着他的方向走去,他半哈着腰讪笑着将话筒递过来,在我接话筒的瞬间,他抬头,我愣了一下。在他将要与我擦肩而过时顺势拉住了他,面对着台下上百号业内精英,我右手拿着话筒,左手揽着他的肩,他抖得很厉害。我对着话筒大声说道:“这位李总对我有知遇之恩,如果当初不是他让我替他背了黑锅,我怎么会有今天。”台下一片哑然,我左手下的肩膀突然不抖了。

我知道,他的职业生涯完蛋了。

那是种我从未体验过的感受,就像丛林里的强者掌握着生杀大权,酣畅而迷人。很快,我就不再满足只替别人打工。

有了仙哥的帮助,我在生意场上顺风顺水,约我吃饭的电话响个不停,私下给我送票子、抛媚眼的人多不胜数。可时间长了,那些大房子、豪车、浓妆艳抹的妹子,就如同三十平米出租房里充斥的泡面味,让我厌烦。

“仙哥,”我满怀期待的问道:“我想遇到一个能让我刻骨铭心的姑娘。”

镜子里的“我”笑了:“可以。”

“仙哥,谢谢你。”我由衷的说道。

“不用客气,这是我的本职工作,”

这时我突然发现,镜子里坐着的男人肚腩像五花肉一样叠着几层,我使劲眨了眨眼,逃跑似的离开凳子。

没几天,我的公司来了一名财务,清纯可爱,我们恋爱了。一个小雨缠绵的夜晚,我两刚亲热完,娇小的她躺在我怀里,细长的手指在我胸前挑弄着。

“我真想让你见见我的家人。”她声音绵软的说道。

我握住她的手:“随时都可以。”

她突然抽出手翻过身哭了,我一头雾水,慌忙询问。

她吸了吸鼻子说:“我父母去世的早,我是哥哥拉扯大的,几年前我嫂子生病去世,哥哥不久前也跳楼自杀了,我已经没有家人了。”

我一时语塞,只能心疼的将她拥在怀里。

隔天早晨,我被一阵踹门声惊醒,在我还没有反应过来时,就已经被几双手死死按住,手腕一凉,一双手铐已经锁死。

“有人举报你商业贿赂。”我双腿一软,差点跪在地上。

被押着出门时,我才想起本来睡在我身旁的人,一回头,她正倚在门边看着我,眼神冷漠。

进去后我才知道,她是当年那位让我背黑锅的李总的亲妹妹。那年他因为爱人重病心力交瘁,导致工作上失误,妹妹在读大学,他想保住工作。那天我当众羞辱他,击垮了他最后的防线。

陷入牢狱之灾的我,唯一能想起的就是仙哥,还好,他还在。

“想办法救救我。”我求他。

“我之前告诉过你,神仙不能干预人间秩序。”他答道。

最后的希望破灭,我开始抱怨、骂脏话,怒斥上天对我不公平,就算有神仙帮助我依旧是个倒霉蛋。

镜子的人声音平静:“祸兮福所倚福兮祸所伏,福祸本来就是一体,就像你被雷电击中却是虚惊一场,讨厌的同桌是暗恋你两年的人,公务员没考上不也正好给了你想出来闯闯的勇气吗?”

“那个让我背黑锅的人呢?我得到了什么,是报复!”我反驳道。

他叹了口气,我两四目相对:“还记得他抬头时,说了什么吗?”

我愣住,怎么会不记得,他的嘴型是三个字;“对不起。”

“就像我说的,一切都是你自己选的”。

我无言以对,沉默了片刻,我告诉他:“我以后不需要你了,不过相识一场,我还不知道你到底长什么样子。”

他笑了:“我也不知道,我遇到什么人,就会幻化成什么样子。”

又是一阵沉默,我问:“你还没有告诉我,你到底是什么神仙?”

“哦,忘了介绍,我叫扫把星”。